Tumo_⊙∀⊙/韩大房欢迎各位小老婆

八千里路云和月
来一盏薄酒俺跟你慢慢学

话痨有纯图自用tag全职秃集自取
渣浪:秃毛毛TUMO

room

这是一条魔都拔草综合帖八卦是没有的没有的回来了……走辣么远竟然胖了胖了胖了给各位来个半总结,不刷图了毕竟本人这次是去代购的(不是1005全职o,您去不如代购去来的稳1006Shcc,出乎意料的值回票价,coser手办质量双高,销魂的老爷!!上海博物馆,大英百物展,排队六小时没挤进去.....周边贵;常设展,还不如我大河南博物馆,展品基本靠各省捐赠上海历史博物馆,东方明珠下面那个,可单独购票,35便宜好看,旧上海文化纵览,豪车洋房模型天堂,我拍到手机没电,觉得我的民国军匪系列又有很多可以讲的了热血沸腾!!龙美术馆伦勃朗画展,190,好看,大家就是大家照片完全没有原画好看,有些收获回头画彩图可以利用----搬完砖先下面是吃的吃的吃的桐花和食定食好吃划算量大刺身新鲜我爱岡田屋?雪蟹锅好吃好吃好吃好吃好吃我爱上上谦菜不错服务一般,要排队,满场薛宝宝全家啊请您,搬郑州,搬我家门口谢谢红房子看上海本地人吃西餐别有风味,炸猪排不如我基友王氏私厨炸猪排好吃(我基友是个富婆考据王瑟瑟发抖一说变味了第二天就叫公公自己做了给我吃感谢富婆感谢公公 下面是面基八卦 药老师,苏破天际———请娶我 五哥,贤惠破天际———请嫁我 云宝贝,水手服小细腿————嘿嘿请带我回家

【韩叶】如果你会和我一样期盼假戏能成真

另一个名字,叶修大大主动向死对头卖惨是为哪般? 【幼儿园文笔预警,你看那根毛画不好又开始搞文了,梁静茹给的勇气都不够使啊】 前提设定: 十一赛季结束老韩夺冠功成身退,俩人都在联盟里混闲差,半休假状态,剧情狗血对话流,纯属笨蛋情侣互撩小甜饼。 辣么正剧走起: “假扮男友?这就是你电话里十万火急的理由?” 严肃的声音带着批斗的意味,韩文清端坐在咖啡馆里,想在对方脸上瞪出两个洞。他体贴的选了个靠窗的向阳位置,午后阳光照进来依旧有点晒,却照不亮他脸上从听到对方的荒唐话就开始挂起的黑雾,这跟他听到的差距有点大。 “嗯,女的太麻烦嘛,找个男的家里能死心。” 慵懒的声音随意的回答,妥妥的避重就轻,韩文清对面坐着的赫然是他不太可能一起祥和喝咖啡的老对手叶修。 这幅情形自然是有着不一般的起因,而且还是搞事霸王叶修主动卖惨求他韩文清来的, “额,一言难尽——” 电话里的叶修这样说,韩文清感觉不太像鸿门宴,虽然不能排除叶修搞事的可能,但他的声音里难得带了一声恳切,暴露是不大可能,或许是真出了什么事,不然怎么会求到他头上? 结果来了就看他一如既往的死样,韩文清心里鸿门宴的猜测又重了几分,开始怀疑自己幻听想折断裤兜里备好的大额银行卡,没错他思虑周全还郑重其事的准备了几十万,现在想想真是鬼迷心窍了。 叶修舒服的窝在背光的角落,完美屏蔽联盟最凶男直射过来的恐怖杀人信号。 他电话里没明说只是耻于说出理由,主要这次这事儿错的太不像他风格了,而且还怕韩文清拒绝,当面讲总归是胜算大一些嘛。 “这种事你找我?理由。” 韩文清从不避实就虚,直指问题重点随时准备找到bug戳穿他的诡计。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一贯嘴利的人倒是犯了怂,直盯着韩文清点的苏打水冒泡泡仿佛是第一次见不肯抬头。 怎么看怎么心虚。 “你不想影响苏沐橙,兴欣什么样的没有,干嘛舍近求远找我这个对手。”韩文清稳妥分析。 你倒是了解哥,叶修心想,无奈只好改变战术, “这就要表一表我们韩大大的魅力了——” 哎就知道这人不好糊弄,如果不是事出有因只能找你——而且沐橙还极力推荐你来着,真不知道哪里好,叶修一边耻一边顺口在心里吐了对面一个槽,他当然不会选在这时候说出口。 “哦?”韩文清显然不领情。 叶修赶紧补个笑,“您看您这黑道大哥一般的气场无人能敌,除了哥谁敢惹你?绝对不会有除了哥以外的第二人找你麻烦,多方便~” “你找别人吧。” 韩文清这会儿是彻底排除了这货生活上遇了事资金有困难的可能。 他这日常的开黑技能一点没差,也不大像要坑他的意思,韩文清越听越觉着荒唐浪费时间,作势起身就要走。 “哎哎哎老韩别走!” 叶修一时情急拽住了老对手的爪子,啧老对手吐槽吐惯了要改口拍马屁还真是难。你走了我就死了! 韩文清立马瞪他,“放手。”同时用眼神示意他看对面,你没看见对面的狗仔队?不过动作却是温和一顿没有甩开叶修,倒不是真的在意被拍到他俩这样。 “你先听哥说完再走哥保证老实!” 叶修没发现这点异样,他还真怕韩文清走,他几时求过人?他自己都没见过,更别提怼了十年的韩文清了,电话里看不见表情,这会叶修可怜兮兮的看着韩文清,真的有点卖惨恳求的意味了。 韩文清莫名想起了隔壁宠物店刚刚看到的看家仓鼠。 韩文清最终高深莫测的嗯哼一声坐下算是答应了。 他来五成心思觉得叶修真有困难该帮就帮,剩下四成是想要当面看看这个老对手难得吃瘪也要骗他来是为了搞什么,能花搅他两句过瘾那是最好。 不过如果叶修是腥风血雨惯了又想搞事拉自己下水,休想!韩文清心里加了一句。 叶修看韩文清总算是坐稳了继续舌绽莲花极力卖惨, “老韩你想啊你那钱包脸一摆就完事了又没坏处,哥那一家一堆老弱妇小又是歪瓜裂枣,怎么能祸害窝边老人家和小嫩草呢?“ “那你就忍心祸害老对手?“ 小仓鼠转眼又变成了老狐狸,韩文清觉得自己真是瞎了眼。 老弱妇小?歪瓜裂枣?兴欣的人虽然没有轮回自带偶像光环,一众人微博粉丝那也是基数可观个个排名靠前,韩文清自认审美观还算符合大众标准,继续不动如山,听你鬼扯。 叶修干脆不择手段了,“哎哎你看咱俩多有缘分,同是多冠在手功成身退,又不会影响战队,十年如花友谊比金坚,你忍心不帮我看着我这个十年老友惨死于家庭相亲暴力嘛?” 十年如花?友谊比金坚? 他俩是“感情深厚”且时日长久没错,韩文清今天愿意来最后一成也是最深层的心思也不排除带了点别的目的,但是哪种也不是这种背靠背你侬我侬的肉麻友谊—— 他干脆不反驳了,直接撸起袖子就给叶修看起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叶修这也是说了不自然的热套话也感觉舌头也有点抽筋,“咳咳说的有些急。” 两人尴尬坐回原位。 “你干了什么好事。” 韩文清直接开诚布公了。 老对手就是最了解你的人,虽然友谊不如花,也没有完全排除叶修搞事的可能,但还是得承认老话不作假——叶修是真的除了他没得选,哼,你现在一抬脚我就知道你是要拉屎还是撒尿——。 “啊?”叶修装傻。 “天天只想砍死我扒了我们仓库的主突然变着法的夸老对手夸上了天,肯定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理由逼的你不得不找我。”韩文清也是一队之长战术分析自然不差。 “哈哈哈你看我们友谊还是很万岁的嘛哥一抬脚你就知道我是要拉——”叶修抓住机会连忙补拍一屁。 “叶修!”韩文清咆哮——说重点!他一边瞪叶修一边心里却有些无奈,他俩同契同到这种话上是该哭还是该笑? 叶修看拍马屁不管用了,终于有了点动作,哎真是不想说给他听啊—— 韩文清看他别扭的坐正了身姿。 接着一连串动作掐灭了烟,挪开了烟灰缸,甚至讨好的给自己加满了水,最后摆了个好学生的姿势试图让自己看的再乖巧一点。 仿佛捅了篓子在给班主任主动认罪祈求宽大处理,耳朵还有点红。 这是终于打算招了? 韩文清挑眉,看着叶修红红的耳朵有些兴味。 头一次看这老对手兼混世魔王在自己面前这种姿态,新鲜,还带点萌,这招他吃了。 于是很配合的拱手摆了个班主任的姿态,“说。” “嗯,前几天,回了趟家。”混世魔王低头。 “然后。”班主任不动声色态度祥和安抚,动了动手指示意他继续。 “老爷子又逼婚。”混世魔王再低头。 “管我什么事。”班主任仿佛嗅出了什么。 “我逼急了直接跟他说我有结婚对象了——”混世魔王终于一口气坦白从宽了。 班主任听了倒是平静,不知道想什么的喝了一口水,然后冷静看了他一眼,一针见血,”是我?” “对——”叶修暴汗。捅了篓子要老对手垫后他是又怕韩文清笑他又怕怒他然后不帮他,这事要是换了韩文清干的他绝对先笑死他—— 可惜不是,叶修干脆不看他眼神飘向一边,好死不死的又看见那群狗仔队。 韩文清终于得到了真相,联系了一圈事情经过,倒是没笑他,只是先看向那群狗仔队—— “所以那群人不会是你家里人派来的吧。” 韩文清大胆推理,这群狗仔里面有些人竟然打破了他的清场技能僵直从机场直直的跟到了现在,热情的有点过分。 “啊哈哈哈不是,” 韩文清想猜错了也好—— “只有一部分是。” 韩文清瞪眼—— “大部分还是真狗仔。” 叶修还不忘见缝插针的夸他,“老韩有点本事嘛,不愧是哥老对手。” 接着指了指对面,“你看那个脸上褶儿特别多的, 那号称我家的塞巴斯钦哈哈哈——” 他指的那个还真朝这边鞠了个躬。 “荒唐!” 韩文清拍桌,这厢的立马噤声,占理的牛行吧行吧。 “我是不是该夸你家狗仔专业隐藏都做的这么好!” 所以这荒唐事是真的了?有了人证韩文清是彻底排除这人搞事的可能了,然而他这次也是真怒了。 你家人生大事这么儿戏张嘴说个人就决定了吗?如果是别人——这货还有心思打哈哈!真是天天气月月气岁岁有新招,今年的还特别出奇,气死他算了! 叶修这回倒是识相的没敢回嘴,心里却在恶。 天大地大荣耀大,游戏里他横着走没几个人能治得了他,韩文清算头一个,尤其今天他还占理,真是祸从口出。 叶修难得老实,不服气的嘀咕了一句,没想到却是救了自己在对方面前濒死的血线, “哥也是纳闷了怎么被逼急了就把你的名字说出来了——” 大概太想踩死老对手了,叶修自我安慰,觉得韩文清应该是怒气值max了都不敢看他一眼,应该是死到临头了,干脆逃命吧? 那边的乌云密布却好像散了一些。 韩文清听见他最后嘀咕的一句,最终叹了口气,安静的半晌,气氛一度凝重,凝重到叶修都开始分析逃跑路线倒计时了,韩文清张口了: “我看不出来答应这件事我有什么好处。” “哦?”老叶听出了事情有转机,意外的回转过头,发现老对手的脸色不但没差,还比刚开始听到他荒唐要求的时候脸色好了一些,是错觉吗? 不过这意识转瞬即逝,叶修也是抓机会的能手,对方有可谈的余地绝对不能放过,他下了下决心张口祭出了自己的底牌。 “额,免费炮友?”叶修扔了个重磅炸弹。 打从看韩文清有的商量他就松了口气,恢复了懒洋洋的样子,仿佛吐出口的是今天天气好好啊这种话。 他也是觉着韩文清有时看他是有点色气才说的出口,开玩笑,先不说自己没钱,对面年薪换成现金都能埋了他。 韩文清果然不意外,只是又瞪他了。叶修以为是自己下药不够狠,只好补充说明, “让你当上面的!毕竟这事我错在先。。”韩文清再瞪,他要是有胡子这会都气得要直指青天了!老子不是气你这个! 那边不怕死的又加一句,他听见了,叶修嘀咕, “你那一身肉还是你忙活吧。” 韩文清终于气结,你就随便死吧! 哪天让人切了论斤称卖了你再叫看谁救你! 韩文清最终逼自己恢复了些理智,虽然预料的八九不离十知道这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他又不缺钱,再加上—— 再加上,他今天来本来有意捅破那层窗户纸的! 他俩,对手多少年就暧昧多少年。 有一叶之秋的地方就有大漠孤烟! 从一开始城门第一次对战,这两个名字就绑定在了一起,虽然一直是为了争夺一个冠军肯定有交集,少年时或许懵懂不经事纯图争个输赢,但日子久了还是争的很执着,不管是比赛还是网游,榜单也好,材料也罢,一个人被抢另一个人总是要夺回来,一次,几十次,几百次,直到记不清了次数。 时光如酒,一日日在那不输给彼此的荣耀心里多酝酿了一点东西,他还不知道他就是真傻,不过对面这个是真傻!智商都配到荣耀里面去了! 韩文清心里气,叶修行动上跟他同步的不得了,心里却没自觉。 韩文清大致心里明白叶修少时一个人离家出走一门心思都放在荣耀上,比上他和平谈判休学转职业难了许多,荣耀情、战友情、亲情、朋友情各各维护的妥当,唯独自己的感情上从来没有上心过,估计身边的人都看出来了他都不知道! 但韩文清知道叶修对自己是有箭头的,单单只说今日叶修碰上逼婚的戏码,怎么一张嘴想到的就是他? 韩文清听到心里真是像吃了苦瓜拌蜂蜜,一口甜一口涩,又高兴又气,回味却还是甘醇。 气的是只有他一个人先看破干着急,今天料到应该会捅破那层窗户纸,但却想不到这人却是选的这种随意的捅破方式,谈恋爱不应该从彼此告白心意相通再ABC一套做起嘛? 韩文清不知道他这老干部相亲似的传统思想有点过时,大概也是今天信息量太大而且不按他剧本走戏有些方张,如果综合分析他就会发现这还是个甜局: 叶修虽然生活上随意惯了,终归不是对人人随意,他对韩文清是没自觉,但也是独独没有排斥过韩文清,死到临头头一个想到的就是他,肉体接触这种私密的事儿又毫无抵触的就接受了,无意识的选择才是真心。 这事就后来韩文清才想通了,不过这会儿嘛,他只记得不能轻易答应便宜了这个扰他心境还不自知的混蛋? 他的思路峰回路转,回到了坐在对面还在忐忑的机灵老不懂身上。 “哼,凭你?你就是脱光了坐着我也不会有感觉。” 韩文清冷冷回答,叶修看他气势转缓明明有意,但就是还有些咬牙——哎哥就知道没那么容易。 “哦你很嫩嘛?劲爆大新闻原来韩大大喜欢老牛吃嫩草!!我要告诉那边的狗仔队。”叶修还是踏实了一些,开始不怕死的作势要招呼马路对面明显在骚动的小狗仔,对面集体泛光简直是立马就想扑过来,尤其是那位塞巴斯钦。 “叶修!!” “哈哈哈知道啦知道啦。”叶修灿笑对着对面狗仔队伸出了手。对面真扑了,街上都能看见这群人奔跑身后腾起的沙尘,然后他娴熟的拉上了窗帘。 调戏狗仔队倒是一如既往的娴熟——韩文清继续瞪他。 “那这样,如果哥能勾得动你,你就答应?” 叶修进入了对战状态又恢复了战斗值,笑着又扔出一个大招加码,高手过招不求炫酷,追求的只是炸弹爆炸一般的高伤害效果。 韩文清心里不太平静,嘴上淡定嗯哼一声不置可否,你以为就你是高手?不过上供这招我现在正吃,看叶修拉窗帘要有动作的样子干脆往后大爷的靠了靠,抱住了膀子直视他的眼睛直接表达, 本大爷觉得你不行—— 不行你大爷。 不愧是双向多年的暧昧对象,虽然一个没自觉,叶修当然看懂了韩文清扔过来的挑衅心里回了一句,当然没说出口。 好吧——他喝了口咖啡,闭了闭眼睛仿佛是要壮胆。 韩文清看他一副要就死的模样笑了一声,脸色又好了一些。 呸。叶修又看懂了,心里又骂。 如果旁人能看到他俩心里这一来一回,肯定要撸一撸他俩默契至极直接开启了心灵对话的傻瓜情侣行为,不过叶修没看出来,他倒是不服输的下定了决心,然后突然变了个人似的演技上身凑过来握住了韩文清的手。 一副驾轻就熟的样子,笑得灿烂;韩文清心里气,刚刚肯定是看走了眼,这货是不是干这种事很多回了?—— 叶修一把拉着他的手往自己脸上凑了凑, “你看,我是不是很白?” 不但白,而且很嫩。 韩文清心想,一边不客气摩挲着掌下细腻的触感,以前就觉着他白嫩,却不知道真实触手比猜的还嫩。不过还压不住老子的怒气。 韩文清想起过往又是一怒,泄愤似的捏了捏他的脸,还挺有弹性,看他跟仓鼠似的被捏圆了脸颊才松了劲收手, “继续。”看你还能玩出个什么花来。 韩文清没使劲,叶修还是揉了揉脸颊努了努嘴,韩文清又想起隔壁的看板鼠了。 叶修不知道韩文清又联想到了什么走了神,只当他不乐意轻易就范,只好又凑近了一些。 世界好像小了点,韩文清心想,太近了。 近的都猜到了他用的什么沐浴乳,近的看清了叶修眼中自己的倒影,近的,对方唇上的热度仿佛都隔空导热般传了过来—— 韩文清以为叶修终于开窍了要吻他,屏住了呼吸,结果叶修只是张着发亮的双眼直视他没动静,等得他都要暴露了—— 叶修擦唇而过,侧身凑近了他耳边,仿佛情侣咬耳朵一般张嘴说话,那气息擦过韩文清的耳朵,他觉得不止耳朵痒,心里更痒,叶修只说了一句, “你猜,我下面是不是也一样白?” 韩文清倒抽一口气—— 叶修听见了,躺回去哈哈大笑, “怎么样哈哈哈哈老韩你有反应了吧!” 韩文清不说话,拿出钱包,扔下一百元大钞,然后一把抓住他手腕起身。 “啊?干嘛?” “验货。”老对手一如既往言简意赅终于舍得给他下判决书。 “啊?”老狐狸傻了,“哎老韩你这算是答应吗?” 他料到了结局却没料到会是这个展开速度—— 战术应该是直接拍个照片发回家应付然后先躲他三个月装死再说后续啊! 叶修三次元战五渣一只自然被牵着一路小跑,死到临头只能不停张嘴妄想逃过一劫, “哎哎现在吗?” 韩文清坚定的拉着他的手往门口走, “现在才下午两点白日宣淫不太好吧?” 叮铃,门开了,门外的服务员看向韩文清霸道的行为笑着欢送,欢迎您下次光临~, 看的叶修红了耳朵,“啊有狗仔队我忘了,松手啊老韩!” 老狐狸智商不在线发挥都不好了。 打了十一年也等了十一年的老对手自然是不抵招还反水一把,“这不就是你目的?” “啊?”老狐狸依旧智商没回蓝。 “这样最快。” 老狐狸终于反应了过来不再挣扎认栽,心想哥没想到这么快就实战了啊,只能死鸭子嘴硬了: “验了就不能退了啊本店概不退货!” 小番外 叶父,爸爸我不答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找谁不好找了个黑脸包公!!叶秋!!给我查那人是谁!! 老叶成功转移了集火阵地,恭喜,他是跳出了一个火坑,却不知道他即将在另一汪深水里,小死很多回。 那边冯主席捂住了心口,药,药! Fin 咳没错是文啊没有想到吧毛还有这种操作! 画手妄想日文真的体验到了山顶洞人踏入现代社会没衣服穿的快感羞耻!大家选择性屏蔽? 这次求各位观众老爷给点评论,因为一直想画长篇表达更多对他俩的理解! 长篇真的很耗时不知道从哪个画起了,语死早什么时候都是语死早,不善表达直接导致长篇关键——剧情OOC,想到要背负偶偶西骂名就瑟瑟发抖。 不过转念一想早晚都要挨这一刀,还是正面脱光接受大家的批判指正才能快速发育长成绝世好身材。 羞愧总之求评论!让毛知道怎么进步!语法错误会很常见,只需记得毛还是从前那个大明湖畔只会污的毛——然后从轻发落啊QAQ】